币安动作频频稳步求变中加码国内市场

发布日期:2019-10-02 02:20   来源:未知   

  最新波色公式。有心的用户会发现,币安最近高调了许多,动作频频。先是收购合约交易所JEX,继而推出合约业务;随后宣布重点进军国内市场;最近何一也频繁亮相于媒体,宣布打造“三体币安”……相比于其他交易所,币安在国内有些“高冷”,找不到他们在国内的办公地点,甚至见面聊业务都是约在咖啡馆,与外界联系更多是线上。何一指出,币安确实需要改变,变得更加接地气,更加积极,要和行业玩耍起来;进军国内市场只是币安“变”的第一步。

  推出合约业务也是币安的求变之一,即使赵长鹏和何一曾经都说过不会推出合约。何一对此解释,“任何人不可能不犯错”,之所以愿意“被打脸”是因为币安希望能够规范合约市场,尊重用户用合约对冲风险的需求。

  在对话中,何一更多提到的就是尊重市场规律、尊重用户需求、团队做事初心。这些看似高大上的词汇,在笔者看来,或许就是币安的“不变”。

  “币安的初心就是把行业做大做强。”谈及交易所的角色定位,何一旗帜鲜明的指出,交易所最大责任就是把整个行业做起来,让更多优秀的钱、更多优秀的人进来,不断拓展区块链应用。

  何一甚至呼吁,在合规、监管不完善的行业早期,最需要的就是行业自律、从业者的个体自律。

  在本次对话中,何一还谈到,币安最核心的竞争力则是透明,让一切都公布与众,让公众监督。以及回应了外界对币安合规、技术安全等种种质疑。

  冯军:9月17日币安对外表示,下半年将在本土化运营和业务线上倾斜,国内市场是重点。为何突然重视国内市场,这是要回归国内了吗?

  何一:币安本身是不断追求合规的,一直在全球各国寻求监管支持。但是中国地区过去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政策比较保守,所以币安的产品、市场传播、服务在国内都比较保守。但是我们注意到同行在中国非常高调,从销售、市场活动、线下活动,都让我们觉得国内的大环境相对释放了一些善意,应该更加积极一些。过去在华语体系里,币安确实有点高冷,现在要我们更接地气,要和行业们更愉快的玩耍。

  何一:币安的中国用户基本上都是死忠粉,所以我们要服务他们的需求。第一是从产品层面而言,币安过去一直没有法币通道,用户出入金不是很方便。所以我们的OTC业务下个月会上线C业务。第三是,合约业务,前段时间我们收购了合约平台JEX。第四是,Venus(启明星计划),我们把它定义为区域版的Libra。币安将利用过去2年在全球的技术、合规储备,打通区块链和现实世界的联系,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

  冯军:关于合约业务,一年前你和赵长鹏都表达过不会推出合约,理由是“保护投资者利益远离合约交易风险”。请问这一年间你们的想法为何有了变化?

  何一:过去确实不太想做合约的事情,更希望做现货市场。但现在市场遇冷,很多忠实用户反馈希望能有合约业务来对冲风险,我们反思确实应该尊重用户的需求。另外,币安的白皮书里本身就包含了合约业务以及加密货币金融衍生品业务。过去接受采访时我们只是说对合约业务持谨慎态度,被部分媒体过解读了。虽然“被打脸了”,我觉得也并不是特别痛苦的事情,任何人不可能不犯错;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犯错了能及时改正,这是好事。

  何一:第一,币安的合约业务将会屏蔽一些不合规的国家和地区,降低政策风险。第二,币安在合约技术上一直有很强的储备。比如我们引用永续合约机制;合约价 格参考的是几个交易平台的综合指数;我们还会采取分摊机制;其他平台普遍采取币本位为计价单位,我们则采取法币本位。之前其他交易所的合约容易“插针”是因为这个市场太小,很容易被操纵,我们将引入更多机构用户,把整个市场做大,试图去规范合约市场。近期,我们也发布了“全球经纪商节点竞选计划”,将为接入API的经纪商提供多种服务:币安平台的高流动性、深度订单撮合系统、币安领先资产安全管理与市场营销的指导,帮助全球金融机构实现区块链资产的自由交易。

  何一:过去发生的很多维权事件,最根本是不透明造成的。平台的价值观决定整个企业的文化。对于我们币安而言,我们的初心还是保护用户,如果因为币安的原因出现用户损失,币安一定会承担责任。另外,我们尽可能帮助用户理解合约业务本身。合约还是高风险的产品,我们鼓励大户、机构用户参与,帮助他们实现风险对冲,但不建议小散、普通用户玩合约产品。

  冯军:我们回到刚才聊到的国内市场。你们发力的话,势必会和其他交易所产生激烈的竞争,你们将如何打赢国内这场仗?

  何一:第一,用户需要更好的产品,币安能做的就是满足用户需求,给用户合理的费率。第二,币安的产品在交易维度上而言是比较快的,我们的API还是比较顺滑,体验很好。第三,最终的竞争还是用数字说话,用产品说话,现在谈一切都为时过早。

  冯军:今年可谓是交易所大战之年,不断有新的冒出来,玩法也不断翻新。币安有没有感受到压力?币安今年的业绩状况如何?

  何一:据我所知,国内市场比较火的是各种模式币,也兴起各种交易所。但我认为,币安的用户和它们的用户不是同一群人,币安也不会去做它们做的那些事情。币安的初心是希望把行业做大做强,帮助用户穿越牛熊,我们的用户一定是认可我们这个愿景的用户。最近市场有所遇冷,币安的交易数据确实有所下降,但这是行业共同的;币安本身还是有很强大的用户基础,我们的访问数据、新注册用户并没有下滑。也就是说很多用户现在是打开界面看看行情,不会做那么多交易了。币安最主要的收入还是币币交易,第三季度虽然没有上季度那么好,但团队收入情况、流水情况还比较不错。

  冯军:现在交易所成为了区块链行业头部,是最赚钱的,你们认为交易所在行业里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何一:区块链目前最大的应用就是交易平台,最大的流量入口、最大的服务商也是交易平台。但并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赚钱,至少我们币安赚的是辛苦钱,服务费,我们也没有了上币费。交易平台的角色定位应该是把整个行业做起来,让更多优秀的钱、更多优秀的人进来,不断拓展区块链应用。试想一下,如果如果区块链能够突破币圈壁垒,变成全球通用的支付,那么用户扩大的不仅仅是十倍、二十倍。

  冯军:现状是,很多交易所是什么业务都做,上下游集于一身,你认为交易所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何一:目前行业特别像橄榄球型,一方面是科学家,提出各种理念创新,埋头研究各种技术、应用;一方面是传销骗子,利用发币割韭菜;中间则是无数的散户。这个行业还是比较早期,合规、监管层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现在连行业自律都没有,更多还是靠个体的自律以及团队的发心。具体到交易所,比如应该加强上币的审核,让真正做事情的项目上线。

  冯军:合规是区块链行业始终绕不开的话题,币安是如何看待“合规”这个事情的?毕竟在部分国内用户看来,币安更是“被迫出走”,随后又遭日本监管驱逐等。

  何一:币安是全球最合规的交易平台之一,在美国、欧洲、马耳他、新加坡等都落地了,过去2年币安和全球各个国家监管部门都有深度沟通。目前币安在超过7个国家和地区持牌,接下来会开通超过170国家地区的法币入金。我们发起的Venus(启明星计划)最重要的就是安全、合规。

  冯军:但也有声音说币安都是在乌干达、新加坡、马耳他等小国家持牌,这样的牌照意义有多大呢?

  何一:这个问题我应该反过来问,哪一家交易平台拿到了更有意义的牌照呢?哪一家平台比币安更合规呢?

  冯军:币安曾出现过几次被盗币事件,当然都妥善处置了,但是国内有声音称,币安的技术可能还是有欠缺,毕竟国内用户对币安的了解可能不够多。你们有过反思吗?

  何一:在区块链领域,安全风险是无处不在的,币安作为头部交易所必然面临黑客攻击,有时候还会被攻击的比较重。虽然我们被攻击了,但我们选择了公开,也承担所有的结果,赔付用户的所有资产损失。这就是一个开放透明的姿态。在技术上币安也是领先的,最近慢雾科技将我们的安全技术评选为最高级别,这是第三方的客观评价。另外,目前币安在安全上进行了结构性重构,采用0信任原则,哪怕是赵长鹏在我们后台也不能通行无阻。

  何一:我可以断言,币安是最安全的交易所之一。最新可以披露的是,币安的安全系统刚刚获ISO 27001认证,率先成为全球达到信息安全管理国际标准认证的全球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这次认证具有UKAS英国皇家认可委员会授信,币安由此成为全球数 字货 币交易平台中首家获得该机构授信的ISO27001获证企业。

  冯军:最近你们提出一个新的概念“三体币安”,如何理解这个“三体”的意思?

  何一:过去大家对币安比较了解的就是交易部分,以及投资、info等部门,但是我们需要思考怎样把行业做大。具体的三体是指:A、公链部分。B、启明星计划。C、国内市场。过去我们高举高打做国际市场,是一个升维的过程;现在我们会弯下腰来做具体的产品迭代,回归到服务行业的本质,满足用户的需求,是一个降维的过程。

  冯军:在我的印象中,币安是第一个出海的交易所、第一个推出平台币的交易所,第一个发行1EO的交易所,我相信这些绝对不是偶然的。你们有没有总结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第一?其实我试图想知道你们的基因是什么?

  何一:实际上币安并不是第一个做币币交易的,不是第一个做平台币的,也不是第一个出海的交易所。但我们做很多事情都是追问本质,不像其他很多项目那样急于赚钱。币安这个团队,赚钱不是第一目标,而是希望能做一些特别牛逼的事情。2017年我加入币安的时候写了一封战书,表示相信区块链,相信能把行业做大,甚至有可能改变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比如平台币的核心意义是什么,是培养一批种子用户,当他们持有BNB的时候,对产品、对团队会有更多要求,同时平台币是把交易所的利益分享给支持的人。1EO的本质是帮助市场找到好的项目,过去1CO平台挺多的,但鱼龙混杂。刚开始做币币交易的时候,当时做人民币、美元法币交易已经市场空间不大了,币安就另辟蹊径,但没想到币币交易发展速度很快,变成了主流市场。另外,早期币安团队里面有国际化背景,去做全球化的事情更有优势,最终在全球200多个国家拥有用户,超过任何一家本土交易所。我特别讨厌讲情怀,但还是要强调做事情的初心,不是割完韭菜就跑,而是相信区块链,致力于把行业做大做强。

  何一:透明。我随便列举几个地方。1、管理团队很简单,所有事情都公开。比如我们的代币在链上都是可查询。2、在成长过程中我们有失误、犯错误,但我们反思进步,并承担责任妥善解决。3、对用户透明。在社区里,很多用户都对我们很信任,对BNB很有信心。4、我们的撮合系统很流畅,在信息差上对大户和散户都是一致的。

  何一:对用户服务还不够。过去我们花很多事情做比较硬核的东西,比如撮合系统、公链、DEX、慈善等,但还是没能满足用户的各种需求,我们需要提高的是在用户体验上,让用户更容易体验到、摸到。比如我们的产品体验没有做到最好。和同行相比,币安团队还是太少了,很多细节做得不够精致。

  何一:币安目前全球只有500人,今年规划是更重视亚洲市场、国内市场。所以我们在国内招各种人才,开放了包括技术、市场等多个岗位,借此机会也打个广告,欢迎有志之士加入币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